<optgroup id="w610b"><li id="w610b"></li></optgroup>
  1. <ol id="w610b"></ol>
      欢迎来到山西焦煤官网    
    • 登录  |  注册 收藏本站 焦煤内网 网站地图▼ 企业邮箱▼
    此情千千结
    发布时间: 2019-03-20 14:23:29     作者:傅秀萍      来源:山西焦煤网      点击次数:

    也不知从何时起,我对汾西矿务局的诞生地富家滩滋生了一种特殊的情结。随着岁月推移,年轮更迭,此种情愫愈加浓烈。情牵于此,不仅仅是因为富家滩是汾局的起源地,还因为这里有着一个老共产党员。
      赵桂舟是我的赵姓爷爷,老富家滩人该都知道此人。从一九五六年汾西矿务局挂牌成立,至一九七二年谢世,他一直工作居住在富家滩,在大营盘化验室旁的独门小院里,沉积了他那些年的人生轨迹。
      赵桂舟爷爷的家庭是个后组家庭。一九四五年的冬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病,夺去了我亲爷爷的生命,撇下了他年幼失怙的仨孩子和弱不禁风的妻子。新坟荒凉,当时还是少妇的奶奶领着三个衣衫褴褛的幼子恸泣。破旧的茅屋,残破的矮墙,摇晃昏暗的孤灯,年仅八岁的女儿哭闹着、挣扎着、哀求着,终究还是被媒婆强行拽走,昏暗的灶台上留下了二斗玉米面的聘礼;之后,弱妇将雏,背井离乡,辗转多地,奶奶带着年幼的两个儿子一路几近于乞讨似的来到了山西潞安的一座煤矿上落了脚。奶奶在那里谋得一份井口料石场缝补麻袋的营生,年仅十岁的父亲领着五岁的叔叔在矸石堆里捡煤核,母子三人过着举步维艰的日子。就是在那里,奶奶结识了从河北到潞安打工的青年——赵桂舟爷爷。桂舟爷爷那时也就是二十五六岁,身形高挑,五官清瘦,不善言辞。石料场是他每天上班的必经之路。久之,这母子三人的窘迫引起了他的关注。仁厚的他心生恻隐,便时常对他们给予帮助和照顾。奶奶母子三人对他甚是感激,便常常帮他缝缝补补,嘘寒问暖作为回馈。一年下来,互生情愫,他们便重新组建了家庭。次年,这个总是充满笑声的家庭里又迎来了一个小丫头。在小姑娘刚满三岁时,他们随着河南老乡一起迁到富家滩煤矿。从此,他们便在富家滩的地界上安家落户了。


      一九五六年一月,随着汾西矿务局在富家滩的成立,这一家和汾西矿务局建立了风雨同舟、息息相关的联系?;诠鹬垡鲋诘墓ぷ髂芰统玫娜嗽?,很快就被众人推举到基层的领导岗位上。腊月底,整个矿山灯火通明,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准备迎接新年。大营盘那个小独院里,已是不惑之年的奶奶和孩子们正在其乐融融地准备着年饭。当时我的父亲已经在富家滩煤矿参加工作了,叔叔正在上中学。小姑秀兰是家里的宝贝,已经穿上了新衣服,活蹦乱跳的,不停地在家里跑来跑去。奶奶边收拾饺子馅边告小姑:“快去外面看看,看你爸回来了没?”小姑应声蹦跳而去。没多大功夫就听见喊:“娘,我爹带着好几个人回来了?!蹦棠堂τ顺鋈?,心里嘀咕:“这大过年的谁还会来串门儿呢?”然而出门的一瞬间,奶奶像雕像一样,傻傻地愣在了那里——桂舟爷爷那高大消瘦的身后,站着的竟是她朝思暮想的、留在河南给人家当了童养媳的大女儿。母女相见,激动得相拥而泣,摸着女儿蜡黄、没有血色的脸颊,奶奶竟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半天奶奶才回过神来,嘴颤颤着问大姑:“闺女,你怎么知道俺们在这里呢?你是怎么找来的呢?”大姑泪眼婆娑地哽咽着:“是爹一直托着河南老乡在寻找俺,老乡们互相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俺,知道俺过得很不好,于是爹又给俺寄去了三十块钱做盘缠,让俺们都过来?!薄肮鹬?,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呢?也真难为你了!”桂舟爷爷笑呵呵地说:“一家人还说这话多见外?要过年了,想着给你个惊喜,现在咱家大团圆了,高高兴兴过年才是真的,啥也别说了?!?br/>  那一年,一家子过了一个十分欢快的春节。桂舟爷爷不仅对这个后组家庭事无巨细,关心备至,对曾经歃血为盟、一起摸爬滚打的兄弟也是绝对视同手足。随着矿务局生产规模的逐步扩大,桂舟爷爷逐渐走上了矿上的主要领导岗位,在家待的时间很短,几乎全部身心扑在工作上。六八年的一天晚上,已是处级领导的桂舟爷爷回家后,神情有些沉重地对奶奶说:“祖耀家里过不去了,咱得帮她们渡过这坎儿?!蓖踝嬉枪鹬垡缧┠暝诿嚎笠煌富钍钡陌研值?,六二年在南关矿井口抬大功率电机时,因不堪重负,厥得吐血而亡。因其儿子远在他乡工作,祖耀的遗孀便和儿媳生活在一起,日子过得甚是拮据。得知祖耀未亡人的生活状态后,桂舟爷爷便思忖着要想办法帮助她们。于是几番考虑后,便对奶奶说出自己的想法。他想从每月的工资中挤出点钱接济一下她们。奶奶听后立马赞成:“咱再苦,一家子在一起也好挺,她那一老一小可咋活呢,孩儿他爹,你做主吧,我没意见?!本驼庋?,本来就不宽裕的收入,又多了一项支出。四十年以后,王祖耀的孙子竟与我意外结识,念念不忘的还是当年桂舟爷爷和司机一起去他家送米送面的情景,虽然每次数量不多,但在那个年代,此举无异于雪中送炭,其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遗憾的是我对赵桂舟爷爷的工作经历知之甚少,只能从一些亲戚的只言片语中推测其思想境界。据小姑说,桂舟爷爷是个生性耿直、胸怀坦荡、悲悯底层、心思缜密的人,也是个不会以权谋私的主儿。六八年,全国知识青年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的号召。小姑是其唯一的亲生女儿,只要身居要职的他说说话,小姑肯定会避开去农村吃苦受罪的境遇。然而他却没有,只是对泪眼汪汪的奶奶说:“我对组织上张不开嘴,让她去农村锻炼锻炼吧?!苯峁」靡蝗?,就在农村的广阔天地间待了十五年,直至一九八二年,最后一批知青返城时才得以回来。
      五八年到六二年,因为工作需要,桂舟爷爷被调到南关矿工作,他的家始终在富家滩大营盘没动。一九六六年又调回富家滩煤矿,成了驻矿代表,协助矿长工作。当时在煤炭部干部司任司长的王庭远多次到富家滩看望他,希望他能挪挪窝;山西省煤管局薛处长要聘请他到煤管局当顾问,都被他婉言谢绝。他说:“我喜欢这片土地,就让我的根牢牢地扎在这里吧?!笔堑?,他确确实实把根深深地扎在了这个方圆不过十里,却又内涵丰富的汾西矿业的发源地,扎在了这片有爱人、亲人相随的土地上!几十年风风雨雨,这片土地早已成了他的家,融进他的生命,无法剥离。

    (作者单位:汾西矿业设备修造厂)

     

    责任编辑:梁丽娜

    版权声明   |   隐私与安全   |   常见问题解答   |   咨询 地址:中国·山西·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ICP备案序号:晋ICP备05008009号-3

    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   晋公网安备 14010902000081号

    盛世国际